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成长之路 >> >> 正文
泸溪永兴场完小为留守儿童找到“家”的温暖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李常 李童 | 日期:2017年9月28日 | 浏览227 次] 字体:[ ]

“孩子的啜泣像一把刀钻进了心里。”杨海竹说起她的一个经历,至今脑子还无法平静。

  那是三年前12月的一天,晚八点,泸溪县兴隆场镇永兴场小学里,正在操场夜巡宿舍的杨海竹,四年级宿舍长突然着急地跑到走廊告诉她,五年级杨敏(化名)同学下晚自习就不见了。

  永兴场村以前是个泸溪县的一个乡,只有每个月农历五、十,来自大山里的乡亲们才会带上家里的土特产,买买卖卖,过着最原始的集市生态。可平日,曲曲长长2公里的集市道,倒像一条不通畅的“羊肠子”,鲜少聚拢人气。

  找人要紧,杨海竹和班主任老师匆忙带上手电,晃着冰冷的光亮在校园的角角落落里的里探听,一无所获加剧了两位老师的紧张。她俩顾不上寒冷,随即又扎进了集市街道里。四十分钟后,一无所获,带着焦急和疲惫,她俩回到宿舍,配合班主任挨个儿询问学生,一个无意间透露的消息让两位老师隐隐约约感觉到,那个留守儿童八成是要回家。

  来不及犹豫,两个老师招呼上一名热心的值夜班男老师,在十二月的寒风里往杨敏所在的村子走去。

  在渐行渐远的集市口2公里的地方,大家果不其然听到了一个孩子的哭声。手电筒一照,只见杨敏哆嗦着身子,微弱的抽噎格外刺耳,周围漆黑一片,杨敏的眼珠子一下子泪水哗哗。

  没有批评,没有斥责,披上外衣的杨敏趴在老师背上,步履蹒跚地往学校的亮堂处走去。晚上杨敏睡在杨海竹家里,第二天早上,杨敏对敞开心扉,说自己和同学发生了争吵,所以就一时冲动想回家。

  “当时就觉得,他们真的是非常需要爱需要关怀的”,杨海竹说,永兴场距离县城有3个小时的车程,交通不便,大山里的经济特别落后,也迫使贫穷的山里人兴起了打工潮。对于大山里的留守儿童来说,父母是遥远的,也是深藏在心的。

  这个小插曲直接促使了“留守儿童关爱工程”的诞生。永兴场小学校长杨金卫深感责任重大,“永兴场小学有141名住校生,几乎都是住址偏远村落的留守儿童。”

  “学习在教室,生活在宿舍,关爱应该从住的地方起步。”永兴场小学创新实行“一会两检”制度。校长杨金卫解释说,“一会”是每周召开住宿生例会,宿管员和班主任们说一说安全隐患,对上周住宿生在校发生的问题进行一个全面总结,切实加强留守儿童的习惯养成、安全教育和学习关怀;“两检”是对住宿生每日开展两次常规检查,晨检主要对宿舍整体卫生检查,细到学生洗漱用品的摆放,晚检由班主任到学生宿舍走一走、看一看,避免孩子们在夜间发生安全事故,也随时跟踪关注孩子的休息情况。

  吃得好,才能学得好。杨金卫表示,学校加强了营养餐管理,一方面坚决斩断挤占学生利益行为的“黑手”,另一方面突出抓好学生饮食安全和膳食口味。

  三年过去,一系列举措究竟带来了怎样的变化?杨海竹的心里感受最深,她举了这样一个例子,学校现在最小的住宿生是三(1)班的徐亚州,今年才八岁。父母都外出打工,和姐姐的学习生活全靠年迈爷爷奶奶照顾。为了让小亚州感受到父母的温暖,杨海竹和班主任没少下功夫,每周都会找他谈谈心,在学习上各任课老师们也对他特别关照。小亚州家住偏远的呈田村,每周五回家,都要走上两个多小时。为了让他安全回家,老师隔三差五会陪他走回去,也特别嘱咐同村的几个高年级学生,周日来的路上要一起来。一系列的帮扶关怀让小亚州乐观起来,除成绩特别优异外,小亚州在校各方面表现突出。

  “现在的学校,就像家一样。”唐艳琴是该校六年级二班的副班长,家住兴隆场镇密灯村,父母外出打工,一直以来靠爷爷照顾她成长。以前心理很不平衡,在学校关爱留守儿童工程的沐浴下,心态越来越阳光,成绩也越来越好,在班上名列前茅。

  数据最有说服力,据不完全统计,2016年永兴场小学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补助30余万,为贫困生减免生活及教辅费3900多元。同时,积极争取社会救助,太阳慈善奖助学金1000元,实事助学基金会资助3000元。各种资助扶贫工作政策全面落实的同时,来自益阳支教的教师也给力,他们寻找爱心人士为学生捐赠衣物2000余件、棉被300余床,让孩子的冬天不再寒冷。

  学生温暖了,学习劲头更足了,老师们也能够实实在在看到努力后的一点点变化,教得也更有成就感。2015年春季,该校在全县质量检测抽、统考中,综合排名上提7个名次,2015年秋期全县质量检测抽考中村小四年级在全县14个单位中排名第四,村小五年级在全县10个单位中排名第三,2016该校村小综合排名全县第五,教育成绩保持良好态势,这对于一个农村学校几乎是个奇迹。



责任编辑:lxzx
上一篇:爱若“微光”,照亮前行路
下一篇:没有了!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