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成长之路 >> >> 正文
【爱满永顺】支教日记:清明小溪家访记(三)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原创 | 日期:2017年5月16日 | 浏览759 次] 字体:[ ]



早晨起床,天如灰色巨幔,铅压四野青山,牛毛细雨飘飘洒洒。天气预报不准,说好今天是晴天的。也难怪,这山里的气候谁能报准?

昨天晚上李兴旺爷爷就不让我一个人去郊溪,他说从雨阳村到郊溪要走三个小时山路。再说那条路现在很少有人走,今天还是阴天小雨,路滑更不好走。他还说那条路他是十几年前走过,要先爬上云峰垭,再走过三十六道弯,搞不好就会迷路,还是不去为好。我告诉他,我已经答应李航了,一定要去的。看我意向坚决,他便背起背篓,带上伞,要陪我一程。原来,今天他要到云峰垭“挂亲”(扫墓),不然就会送我去郊溪。

说着容易,走起来真不轻松。过了三道河,刚出村口便开始攀爬足有三十度陡坡的云峰垭。按照计划我要到云峰垭三年级田欣怡家,没想到在半山腰碰到了奶奶正牵着田欣怡的手,背着她妹妹,一只手还要打着伞,下山到雨阳村带俩孩子打点滴。见到我后转身就要带我回她家,孩子打针要紧,家访以后再来。在我的说服下,我们拍下照片,我们便分头行动了。又走了不远,李兴旺的爷爷也要走向另一条路。

一个人艰难地爬上云峰垭,却找不到去郊溪的山路。如今,海拔八百米的云峰垭上,只剩三户人家居住。还好,我认识两家,一个是去年毕业的田凌云家,一个就是田欣怡家。在田凌云的帮助下,我找到了去郊溪的路。一个人在山里走时,最难的是遇到山路岔道,再加上走得人少,许多地方杂草覆路难辨识。我这人胆大,虽然有时心里也打鼓,反正已经在路上,不会回头的。终于在一处弯弯的山路上,听见了李航的喊声,心里这个高兴就甭提了,赶紧跟他合影留念。

走过三十六弯到风垭转下坡就到郊溪村了。如果李航不接我,我肯定找不到这个地方——一个原来二十二户人家一百多口人,现在仅剩五户十二口人的郊溪组。

五年级的李航家平时只有尕公(外公)在家,尕婆(外婆)带李航和在一年级跟读的妹妹在毛坪“办饭”(陪读)。早就答应五年级李航到他家家访,只是因为郊溪组仅有三名学生,所以迟迟不能成行。这次利用清明节三天假的最后一天,从雨阳村翻山越岭来到李航家,总算没让孩子们失望。

李航的尕公今年六十五岁,叫黄天炎,1970年初中毕业即被保送永顺民族师范学校。尕公告诉我,那时他从小溪走了四天才赶到县城的学校报到。二年后,尕公以优异成绩毕业并被分配到长官(离小溪六七十公里)的小学当上了一名人民教师。在此后的四十一年里,尕公在大山深处从小学到中学先后在三所学校教书育人直至退休。

李航的妈妈也很聪明,还在小溪当过八年代课老师。后来迫于生活与李航爸爸外出打工,却从未因为在外打工而放弃对孩子的教育。现在不仅李航学习成绩优异,遵守纪律、勤奋好学,就连在一年级跟读了妹妹黄维维,每次考试成绩不但排在跟读学生的前面,还要超越六、七名一年级的在读生。

和其他留守儿童一样,李航和妹妹都由尕婆在陪读。尕公一个人守在家里,种地、养猪、养鱼、养鸡、养蜂、采蜜、打柴等,十分辛劳。

尕公有三个女儿,十二年前,在珠海打工的大女儿不幸罹难,留下一儿一女。尕公担起了两个孩子学习的重担,目前,大外孙女已经在北京中国人民大学读大三。

尕公告诉我,孩子们不读书绝对不行。为了后代的学习与成长,只要能动弹就会不遗余力助他们成才。

我的内心,已经钦佩这位黄老师了。

其实,我关注李航还要从2015年秋说起呢。那时李航读四年级,我教《弟子规》时,要求同学们给在外打工的父母写封信,这时一直非常关心孩子成长的李航妈妈加了我的微信,并向我述说儿子不接她的电话,也不愿意叫她妈妈的情况。李航妈妈着急又毫无办法,无奈之下向我求助,我二话没说,马上开始了工作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航给妈妈写的信有内容了,不像开始时总觉得没什么跟妈妈说的。随着沟通了解的不断深入,李航开始关心妈妈和爸爸的工作与生活。妈妈和爸爸来信也坦诚相待,表示了对儿子的愧疚之情,爸爸还表示不再赌博。再跟我谈起妈妈和爸爸时,孩子不再是眉头紧锁与不屑,换来了对父母的思念之情与幸福的笑脸。随之而来的是,李航的学习成绩明显提高,一跃成为班级第一名并一直保持到现在。

从李航身上我看出这样一种现象,仿佛是个案,却可以推广。即:小学生在成长发育期的教育,的确应该以德育教育为主。一个孩子德育教育的成果必然体现在学习成绩上。我们的学生因各种原因,不可能都考入名牌大学,而在小学阶段受到良好德育教育的学生,即便不能考上大学,也会成为全社会正能量的推进者,至少成为遵纪守法好公民。反之,小学以智力教育为主,忽视德育教育,那么相对来说,有各种缺陷的人就会多起来,甚至会影响到全社会的人口素质。

李航家旁边几十米就是二年级张心怡爷爷家。我去家访时爷爷告诉我张心怡没在家。想起她妈妈前些日子“求”我给孩子拍个照片发给她,便拍下爷爷奶奶的照片,发给外出打工的张心怡妈妈。

清早起床,李航的尕公尕婆已经给我炖好了小鸡(他们不吃鸡),泡好了蜂蜜水。我的胸口热乎乎的,何德何能受此款带,惭愧!

细雨中,打着伞和李航走在很陡的下山路上,我们要回到小溪,坐车返回学校。李航让我再教他一首古诗,看看雾蒙蒙雨蒙蒙的群山,好吧,就教他杜甫的《望岳》。“岱宗夫如何?齐鲁青未了,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,荡胸生层云,绝眦入归鸟,会当凌绝顶 ,一览众山小。”



 

后记:

 

在小溪的山水间走了四天。起点小溪村,终点还是小溪村,正好用双脚在山水间画了一个圈。大概在山里走了三四十公里山水之路,先后家访了八名同学(包括已经毕业的黄欣悦),拍了几百张照片。可谓收获满满。还有一个收获,掉了五斤称,由一百八十五斤体重降到一百八十斤,感到轻盈了许多。

到向家湾的那天傍晚,看见了向志富背柴的幺公,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聋哑人。见他脚上鞋子破的不成样子,便用草棍量出长短,回到学校后买了一双41码黄胶鞋,委托向志富带回去给他幺公。也算心安一点。

每次家访,最重视的就是防止被毒蛇咬伤。所以每次走在山里,尤其是没有手机信号的时候,更是百倍警惕。因为,一旦发生问题就会给人们造成很大麻烦,所以“打草惊蛇”就成为我的护身宝法,屡试不爽。这次从王谷坪粟志刚家出来不长时间,走在前面的向志涛突然惊叫一声“蛇”并向后跳了一步。原来一条蛇从他的脚面上跑进路边灌木丛。当我赶过去时,几个小家伙都围在灌木丛边上指点呢。向志富奶奶告诉我,现在出来的蛇没毒,过几天毒蛇就要出来了。

当然,最大的收获是自己的心与小溪的孩子们贴的更近了。

感悟较深的有这么几点:

一、乡村教师的爱心是是通往学生和家长心里的小桥。陶行知说过“谁不爱学生,谁就不能教育好学生。”这句话千真万确。尤其小溪的乡村教师,和那些面对“留守儿童”的乡村教师。爱心不是挂在嘴上、写在纸上的,是要用行动去彰显爱心,去温暖“留守儿童”这个特定时期的特殊群体。很难想象一位拈轻怕重,不愿或者不情愿走进黑黢黢吊脚楼去俯首倾听的乡村教师,能够成为一名与“留守儿童”心贴心的好老师。当然这并不影响乡村教师的收入和教学任务的完成。但爱心太重要了!

二、师德是教师的灵魂。特别在小学,尤其在类似小溪这样“留守儿童”居多的偏僻的乡村小学,老师就应该做到身先士卒、以良好的德行育人,在那些成长中的小学生面前,力争做到事无巨细作表率,时时处处是楷模。用行动去弥补“留守儿童”父母不在身边的缺憾,而别在一味强调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重要性,而躲避“爱生如子”的承诺。

三、把不断提高自己的教学能力与水平作为“能为人师”的基本条件,用勤奋把广博的知识装入自己的大脑。腹有诗书气自华,力争在与学生平等的状态下,不被学生问倒,把自己武装成学生的知识宝库。

四、努力做到学生的利益高于自己的利益,集体的利益高于自身利益,真正弄懂得与失的关系。努力培养个人的各种良好习惯,切实提高自身综合素质。

五、自觉培养吃苦精神,一视同仁对待每一名学生,采取各种方法,努力走进学生的心灵,因人施教不放弃每个孩子。

六、要正确理解“园丁”的含义,发自内心地放低身段,尽量把师道尊严建立在尊重学生尊严的基础上,师生互敬互爱,坚持人格平等的原则,形成尊师重教,爱生如子的良好氛围。

我还会走进深山家访的,我爱小溪的山水,更爱那些虽然存在一些不尽人意之处,却依然可爱的孩子们。他们是土家人的希望,更是祖国的希望与未来!

 


编者按:

 

仲宝平,北京市人,自2013年开始,在永顺县小溪小学义教,从此与小溪学校师生、小溪山水结下不解之缘。在小溪支教期间,以一个“分外人”的身份,常常做着“分内事”,多方联络社会爱心团体、个人为学校发展和学生成长作贡献。


责任编辑:yszx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